国际护士节遇上母亲节:一线护士如何兼顾“双重角色”?

视界达人视界达人 2024-06-03 10.1 W 阅读

  中新网长春5月12日电 (记者 郭佳)5月12日,国际护士节遇上了母亲节。记者走进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,采访手术室、重症监护室、新生儿病房的“护士妈妈”,了解她们如何兼顾护士与母亲这神圣的“双重角色”。

  在第二手术室工作的衣雪梅,从事护理工作已有12年,她的时间被切割为一台又一台的手术。如果是三四台肺部手术,她还可以正常下班,如果是两台心脏手术,至少要晚上七点才能下班。医院患者多,加班是常态。

国际护士节遇上母亲节:一线护士如何兼顾“双重角色”?

  衣雪梅(右一)在指导新人工作。 衣雪梅供图

  有些患者术前高度紧张,心率高、血压也高,如果不能及时缓解,手术只得取消。护士术前工作很多,但每遇到这种情况,衣雪梅都会放下手头工作,握住病人的手聊聊天,耐心地安抚病人的情绪。“很多患者千里迢迢赶来,我不想让他们感到失望。”衣雪梅说。

  护士的生活不规律,计划外的事情随时会找上门。前几年,衣雪梅的儿子还不能理解妈妈为什么突然“消失”。今年儿子6岁了,她尝试和他讲讲工作,小家伙很快就懂了。“只要你愿意和他沟通,他还是挺愿意接受的。”衣雪梅说,要谢谢儿子的力挺,给她很大力量。

  毕海楠在病房护理。 郭佳 摄

  在心血管疾病诊治中心,38岁的毕海楠是重症监护病房护理组长,也是两个孩子的妈妈,同时还是一名军嫂。她笑言自己“叠了好多层BUFF”,而且每一层都给她上了新难度。她维持三者平衡的方法是乐观。

  毕海楠总是面带笑容,她精通科室里大大小小几十种设备,护士们平时遇到不懂的事情,大家都会说“找海楠姐就行了”。她因此备了一个工具箱。“有时候维修人员不能那么快过来,我懂的就给修了,以免耽误病人治疗。”

  毕海楠给自己定位为“保姆”,护士长说定得有点低。她说,低才接地气,才能更好服务大家。

  重症监护病房老人居多,有时情绪容易失控,护士往往要耐心疏导。不过,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。“其实也会觉得委屈,但老人控制不了情绪也不是他的错。”

  毕海楠最怕两个孩子打架,然后找她评理。好脾气都留给了工作,有时处理起来难免有点急躁。不过,她会向孩子真诚地袒露自己。“我也是第一次当妈,也没有经验,你们也多体谅一下,我慢慢改就是了。”说到这,她又笑了起来。

  在新生儿科,副护士长王月琦干练的形象深入人心。新生儿科收治的患者有提前降生、发育不成熟的早产儿,也有病情危重的足月儿,还有因各种原因需要外科手术救治的新生宝宝。她对自己有三个要求:护理新生儿要更有爱心、更有耐心、更加细心。“有时候一屋七八个孩子同时哭,怎么办?这三点少一个也不行。”

国际护士节遇上母亲节:一线护士如何兼顾“双重角色”?

  王月琦抱起宝宝哄睡。 郭佳 摄

  新生儿科护理工作挑战很大。“我们的工作正在从过去的经验护理向循证护理、人文护理转变。”王月琦介绍,新生儿不会讲话,护士必须从细微处观察,只有这样才能给医生提供丰富、准确的信息,而这需要紧跟前沿医学动态,不断尝试将新成果转化落地。

  作为副护士长,王月琦总要率先学习各种新知识,这使她的工作变得异常忙碌。作为母亲,她又要操持孩子的饮食起居和学业。为了合理安排时间,她把下班到晚上九点前的时间用来照顾孩子,孩子睡了再继续工作,因此常常忙到很晚才休息。

  这些年,王月琦坚持每天与儿子“卧谈半小时”,她说,这有点像“人文护理”。在儿子眼中,她是“温柔的妈妈”,在患儿家长眼中,她是“可靠的朋友”。她常提醒自己,绝不要有高于患者的思想,护士与患者之间本质上是人与人的关系,是平等的。

  正是由于护士们的精心照顾,新生儿科每天都有生命奇迹上演,这里成功治愈的最小患者只有23周。工作十几年,王月琦常常收到家长发来的消息,得知孩子健康成长,她心里总是热热的。

  采访中,记者发现护士的工作忙碌又琐碎,护士们常常说自己是“时间管理大师”,但实际上他们最常采取的方法是延长工作时间,把白求恩精神落在每一次的救死扶伤中。(完)

The End

文章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除非注明,否则均为互联网收集整理内容,如有侵权,请联系客服进行处理

上一篇 下一篇

相关阅读

取消
微信二维码
微信二维码
支付宝二维码